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 > 专题专栏 > 学习宣传李学强同志先进事迹专栏

始终保持冲锋的姿势

时间:2014/7/1 11:00:46|点击数:

  始终保持冲锋的姿态

  ——记“最美基层干部”中国电信普洱分公司李学强

  来源:云南日报

  李杭韩

  西双版纳向北226公里就到达上允镇翁板村。

  湿热气候里漫山遍野翠绿的香蕉林一派亚热带景象,5月栽种的甘蔗苗已有一人高,一季两熟的稻米散发着沁人心脾的幽香,罗素珍打着蒲扇给熟睡的孙儿带去清凉……村庄,静谧的,生气勃勃的。

  村委会主任鲍海明正在电脑前收镇政府发来的邮件,进入雨季,村里防洪防灾事宜必须赶紧布置下去。如今这位年轻的80后村干部工作已经上手,唯一不一样的是“姑爹”李学强不能再时刻陪伴他,一起访村民、唱山歌、在田间地头劳作。

  不仅仅鲍海明听不到姑爹的教诲,整个翁板村村民在李学强去世之后也常常陷入对他的思念。我怀着崇敬的探索之心寻访这位最美基层干部留下的精神财富。

  一场对歌“村民就是我的亲人们”

  2013年十一国庆,李学强找了一辆车带领6位翁板村村民翻越大山,一路热热闹闹来到他在普洱的家。村民们没有到过城市,最远的地方仅是100公里之外的澜沧县城。6个兄弟在普洱玩了3天,鲍海明说这次旅行几乎是童年以来最幸福的一次——远,坐了5个小时汽车,一路山川水景怡人翠绿;美,普洱宽阔整洁的街道,鳞次栉比的楼房;炫,超市、影院、商场,琳琅满目的商品,目不暇接的城市。

  村民们吃住在李学强家,巧遇前来探访的大理亲友。10月3日晚,或许是鲍海明生命中印象最为深刻的5个小时。鲍海明是佤族,大理亲友是白族,两个民族在歌酒的碰撞下逐渐诞生出深厚的情谊。起初,鲍海明非常腼腆,李学强一直鼓励着佤族小伙子唱曲佤族歌。小鲍鼓起勇气亮嗓,技惊四座,之后,渐入佳境的他带领着其余5个弟兄勇敢与白族亲友们热闹对歌。那晚,鲍海明唱得很开心,他说,“姑爹”始终用欣慰的目光望着他,透过热腾腾的气氛,仿佛是父亲凝望儿女时温柔疼惜赞许的眼神。

  70天之后,12月12日,李学强突发心脏病,倒下之前正准备和村干部商量道路硬化的事情。在挚爱的新农村建设岗位上牺牲时,他始终保持着一名党员冲锋的姿态。山乡悲恸,鲍海明再也听不到“姑爹”的鼓励。

  李学强在翁板村的每一天都是属于村民的。2011年,李学强背着简单的行李来到翁板村,脚步第一次踏上红土地的时候,老李就把自己变成了村民,用15天时间走遍了16个村民小组。2011年时,当地的经济还比较滞后,人均年收入仅1000多元。多年来,中国电信云南公司普洱分公司一直对翁板村对口扶贫帮扶,作为公司派驻的新农村指导员,李学强从2011年结束了在澜沧县东岗村、景东县花山村的指导员任务,再次驻扎到澜沧县翁板村从事新农村建设工作。

  农民的儿子,对土地的热爱与生俱来。李学强凭借多年的工作经验和成长经历,将全部精力投入到翁板。生命结束前的12个月,李学强几乎每月驻村时间超过28天,意味着他很少与身居普洱市的亲人团聚,放弃了骨肉亲情,却把翁板村的1000名百姓当做他大家族中最重要的组成部分。

  一坛酸笋“动人以行不以言”

  鲍海明从食堂里端出一个刷得铮亮的坛子,“去年姑爹腌了两坛酸笋,一坛留给村医,一坛放在小食堂。”

  走访翁板村,我发现李学强在村里有很多“亲戚”——“大爹、叔叔、姐夫、大哥、姑父……”,鲍海明与老李本没有亲戚关系,仅仅因为李学强的妻子姓鲍,这个新农村建设工作指导员认了鲍海明做侄子。事实上,鲍海明不是李学强认的唯一亲戚,在翁板村,老李认的亲戚特别多。翁板村主要以佤族、拉祜族为主,李学强是地地道道的汉族,多年驻居农村,皮肤晒得黝黑,常干农活身材魁梧,穿衣特别朴实。他第一次来到翁板村,村民们一点儿没感觉他是来自城市的人,“一身迷彩服,戴着草帽,穿着胶鞋,扛着锄头镰刀来到村委会的”,村民们嘀咕,“这是城里安排的指导员?完完全全就是咱们农民的模样嘛!”

  外在形象和内在精神,表里如一。认知一个地方,就是靠脚步去丈量,李学强花了半个月时间,走访了全村16个村民小组。他没有走马观花,每一个小组他认真了解记录人口数量、人均收入、产业状况,梳理出突出问题,重点标注。翻开三大本密密麻麻记录册,上面的每一页都是李学强的心血。翁板村的传统产业有甘蔗和水稻,李学强走访后决定引导村民发展新产业。每到一个组,他都会在民情日记本中写下对村组的发展建议。“果闷、老马棵杂木林地多,可大力发展种植思茅松、西南桦林产业,10年后就可成为绿色银行。”“铁里、大南信海拔在1000米左右,可种植咖啡。”“要制定相应的村规民约,保护翁板村的特色产品,比如黄鳝、酸蚂蚁等。”……

  老李爱串门,几乎不在农户家吃饭,却时常送去自己种养的农产品。“老乡家本就不容易,省下饭钱可以多买几斤种子,小账不可细算。”在担任新农村指导员期间,李学强没有离开过翁板村,村民有困难,李学强总会尽力去帮助,为村民们进城买药,帮盖房子的村民拉砖筹备水泥。“他不是仅仅在称呼上套套近乎,他真的把我们当家人一样看待。”村民们说。

  2011年,李学强为翁板村争取到了8万元资金,用于村委会预算外附属工程建设;为翁板村完小捐赠了近3000元的体育器材,投入了10吨水泥,解决了果闷及老马棵两个小组近60户村民无公厕的现状。

  人畜饮水、农田灌溉等水利设施建设也是李学强最关心的事。因水源点干枯,小芒来、老马棵、下翁板小组亦被缺水困扰多年。李学强带着村干部去寻找到新的水源点,争取资金,为村民新建蓄水池,架了自来水管,几年下来,人畜饮水比较困难的小组全都得到解决。

  工作之余,老李喜欢带上侄子鲍海明上山挖笋,背回村委会,一根根洗净切片,抹上调料,用热水、白酒把坛子洗净,一点点把新鲜的笋放进坛子。一个豪爽的汉子干起细致的家务活不比女性逊色。老李腌笋的时候,鲍海明喜欢在旁边静静地看着,他们身后是新盖起的翁板村完小。远方,雨后初晴,山峦流淌着清新的绿色。此时的翁板村从炎热里走入清凉,鲍海明说,或许这就是幸福,“是家的感觉,他就像我的父亲。”

  “我哥还很会腌酸菜。”翁板村医生李国兰对这个汉族哥哥赞不绝口。除此之外,村民们还发现“大黑老李”是个干农活好手,打谷子、砍甘蔗、犁田样样精通。

  一张木床“朴素的物质生活丰富的精神世界”

  2011年,李学强正式派驻翁板村,住在村委会2楼的图书室。图书室不过七八平米,两排满当当的书架已经占据了2/3的地方。一张书桌、一张宽仅1米的床组成了老李在当地的“家”。他戏称自己睡在书海里,无比幸运。

  “农家书屋”是李学强驻点之后要求16个村民小组必须成立的,“没有知识,就没有进步的可能。”翁板村完小六个年级,入学率100%,失学率连续3年都是零。翁板村完小魏国祥校长说,李指导经常与家长们交流,强调重视孩子们的教育。学校有食堂和宿舍,孩子们不仅仅可以学习知识,业余时间还参加学校开展的勤工俭学,自己种菜、栽火龙果。其他村都特别羡慕翁板的孩子,他们可以在食堂享受丰盛的饭菜,在宽敞明亮的教室里学习。完小的学生们礼貌规矩,看到陌生人一定会敬礼问好,透过学校蓬勃向上的气息,我似乎感到了李学强发展教育的急切与尽心。

  鲍海明说,“姑爹”刚来的时候,和他有过一次严厉的谈话。“他教训我不爱看书”,老李不希望看到年轻人不学无术,“你敢混吃等死,看我怎么收拾你!”当时,鲍海明害怕了,姑爹竟有如此严厉的一面。打那后,鲍海明得空就往农家书屋跑,老李脸上开始有了笑容。

  除了要求村委会干部爱读书多学习,李学强自身垂范,时时刻刻履行着一位共产党员的庄严承诺,一点一滴积攒着一位共产党员的无悔付出。

  在翁板村,李学强每天6点起床,扫地、喂鸡,为村干部煮早饭。他帮村主任家打过谷子,帮村民栽冬玉米、挖菠萝地。村民有什么需要,他总是能记在心里,每次外出开会或过节回家,回到村里都是大包小包,带回食品、衣物、药品等群众需要的东西,第二天又挨家挨户送到村民家里。老李在村委会旁挖了一亩多地,种起了蔬菜、冬玉米、澳洲坚果、冬洋芋,还养了鸡。先自己试种看效果,然后再向村民推广,带动村里的产业调整。现在全村种植澳洲坚果的面积已经有100多亩了,卷心菜、冬玉米、冬洋芋等几乎家家都种植起来,3年人均收入实现翻番。

  夜晚,忙碌一天之后,李学强安静地在书桌旁写材料,为村里争取项目和资金。小屋关灯的时间总是半夜,1米宽的床榻承载着他沉沉的梦。我想,梦里的翁板村让他黝黑的面庞浮现出欣慰的笑容。

  他朴实坚韧得像一块石头,用3年的跋涉传心传情;他更像一把冲锋的号角,把一个人和一个村的感情相连,让理想与未来,在百姓心中蔓延、实现,化为有形。

  一条网络“这是我值得托付生命的热土”

  作为中国电信的员工,李学强驻点翁板村之后,向公司争取帮扶资源,为村委会和完小安装了有线宽带,村里和学校第一次拥有了第一台电脑。电信宽带的落户让这个曾经信息落后的村落拥有了梦想的憧憬,它传承着父辈们的希望。从一条宽带而起的“蝴蝶效应”让我们看到一个生机活力的社会主义新农村的诞生。

  现在,翁板村完小的电脑正在充分发挥效能。教师通过网络查询资料,特别是观摩学习名校的教学资源。魏国祥校长告诉我,有了电脑、宽带之后,学校管理充满“现代味”。学籍管理、课程规划、教课内容借助电脑系统和上网优势实现了飞跃。魏校长曾荣获全国模范教师称号,为佤族村寨坚守了39年的老教师看到学校日新月异的进步欣慰不已。村委会也用上了电脑,随时接收迅速落实上级重要文件指示,免去了驾驶摩托两地往返的油费和时间成本。

  好奇于李学强的远见视野和坚韧热情,一个外来汉族干部,为什么赢得边远山区佤族和拉祜族群众的信任而被当作自家人?探访他曾任职的景谷县、普洱市,在寻访的道路上,我渐渐找到了答案。

  在同事眼中,李学强依旧是深受爱戴与尊重的电信人。无论是在电信公司还是担任农村指导员,李学强的信念与坚持从未改变,在岁月的磨砺中他写意着属于自己的“李氏风格”。

  李学强曾在景谷县邮电局就职,期间离职当兵,在6年的军旅生涯中,获嘉奖一次,并光荣地加入中国共产党。退役后回到景谷县邮电局。而立之年,提任为局长,是当时思茅地区邮电系统最年轻的局长之一。

  如今,景谷县电信分公司大院里栽种着一棵茂盛的榕树,这是李学强在邮电分营之后栽下的纪念树苗。20年过去了,根深叶茂,榕树绿如华盖。青翠的绿色年年岁岁总相似,李学强在岁岁年年中将自己的青春献给了共和国的通信事业。

  创业最难。李学强到电信局工作之初,把解决景谷县的通信问题当做一项重要工作来抓。景谷县当时经济发展较为落后,农村电话通信设施陈旧、技术装备落后,特别是通信杆线仍为原始的架空明线,而且大部分为木杆,易腐朽侵蚀。发展通信不仅仅是打电话的问题,信息化对于农村地区来说是潜移默化的推动力量。李学强带领县公司网络建设员工开始了历时2年的电话普及工程。

  景谷县下辖12个乡镇,132个行政村,最远的行政村离县城150多公里,完全是崎岖的山路。村与村之间相隔较远,很多村坐落在群山之中,不通公路,自然条件十分艰苦。地理环境艰苦的地方,工程技术人员几乎要花近一天时间才能到达设备安装地点。车辆到不了的村,工程设备材料完全靠马驮人背。为确保工程进度,李学强和员工们一起加班加点、没日没夜地干。大家不畏艰辛,早出晚归,顶烈日、冒风雨,风餐露宿。饿了,吃两口方便面;渴了,喝几口山泉水,与大自然多变的环境气候进行顽强的抗争。不出半月,每个人的脸都被晒得黝黑。景谷常年高温,森林密布,毒蛇毒虫就成了常客,加之炙烤的阳光,就是钢筋铁骨时间长了也受不了。李学强从未逃避,共产党员的责任感、使命感、荣誉感让他在最艰难的时候选择继续前进。在景谷工作期间,每天起早贪黑,几乎没有节假日,他肾结石一直忍痛工作,直到尿血才到市医院进行手术。

  工程队员工们为老李的精神感动,无人退缩,脚被碎石磨起了泡,肩被设备轧出了血,硬是靠着这样一种无坚不摧的意志,将程控电话杆路架到了村村寨寨。

  电话通了,农民笑了,村村通电话工程的加快建设,架起万山丛林中的“空中走廊”,为新农村建设和农民致富奔小康插上了腾飞的翅膀。

  一台电视“翁板发展是我的中国梦”

  心怀群众,是共产党员的要求之一。李学强把浅显易懂的四个字演绎得深入人心。风华正茂时已经是开拓者,知天命之年仍然是开拓者。

  翁板村村委会自打老李来了之后就是一个学习中心。经济要发展,社会要进步,信息需先行。李学强在村委会唯一的会议室安装中国电信IPTV,“党员现代远程教育网”直接从万里之外的北京传到了西南边陲的村落。李学强经常组织每位农村党员干部乃至村民收看,及时获悉全国各地包括云南省的党建工作动态、先进典型事迹,更重要的是,致富信息传递到了农民手中,“有图像有声音,学起来特别快。”自打党员现代远程教育网安装起来,村委会就成了村里党员群众们进行自我学习、自我提升的重要课堂。远程教育还搬上了手机,让党员干部通过手机终端,浏览、查询政策法规及科技、致富信息等。

  信息带来的改变不仅仅是农业生产的便捷与致富的希望,更重要的是内心和观念的改变真正成为远程教育的精华所在。长期以来,翁板村每年的劳务输出量持续增长,但受国际金融危机的冲击,“被迫返乡”成了村里人的心头痛,返乡,意味着收入急剧减少。李学强通过农村党员干部远程教育网,鼓励留守村民学习文化科技知识,利用现代信息文明与外界交流沟通,借助科技力量发家致富。

  凭借多年的通信行业工作经历,除了利用好党员现代远程教育网,在3G信号铺设到翁板村之后,李学强教会村民用好手机。翁板县盛产香蕉,以前由于通信不畅,村里的香蕉要挑到镇上卖,辛苦不说,价钱也贱,存储不好香蕉变质更是卖不出去了。如今,村民不仅能用手机随时与买主联系,还可以上网查询各地的市场价格。

  市场行情变幻莫测,许多商机因信息不灵从身边溜走,李学强不断让村民们意识到靠信息致富的重要性,没有先进的“农具”,要驾驭市场是那么力不从心。大家开始加强与外界的联系,打好时间差和地域差抢占先机。如今,翁板的甘蔗、稻米、香蕉、火龙果等正源源不断地销往省内外,手机架设“信息通道”发挥了重要的作用。

  一个舞台“人到无求品自高”

  望着已施工一半的水泥球场,鲍海明有些黯然神伤。“姑爹”来当指导员之前,16个村小组村民都是在泥地上跳舞唱歌,晴天雨天都受罪,要么浑身泥泞要么满嘴沙土。李学强为热爱歌舞的佤族、拉祜族同胞筹集资金,建起一个个水泥地舞台。

  李学强的一生都在自己热爱的舞台尽心尽责。从到景谷县当一名电信人开始直到新农村指导员,他用39年写出了生命中深厚的“情”字。

  在电信公司——最初的职业舞台,李学强日复一日、年复一年在普洱的土地上扎根基层、艰苦跋涉,用信息化连接着大山与城市,沟通着现代与传统;在翁板村——新农村舞台,他奉献满腔热血直至整个生命,证明着“为人民服务”依然是最具理想和人生价值的标杆。

  翻开李学强的笔记本,他所走过的村寨历历在目。他每到一个村寨,都会把那个村寨发展中存在的困难和可以发展的产业记在笔记本上。认真梳理后,自己掏钱买车票跑市里、县里、镇里找项目。3年来,依托拉祜族聚居区、边境村落整村推进等建设项目,上翁板、果闷、大南信、铁里、老马棵等几个村的基础设施不断完善,群众的生产生活也越来越方便。“先从村委会周边的小组做起,一个一个地完善村庄基础设施。他又写下自己对生产发展的建议。“果闷、老马棵杂木林地多,可大力发展种植思茅松、西南桦林产业,10年后就可成为绿色银行”……李学强毫无保留地把自己留给了这片深爱的土地和人民。

  回顾20多年在普洱电信的岁月,李学强依然是全身心灌注其中——

  村村通工程,没有落下过一天的工作,常常一个月就回过一次家;

  电信业务开展起来,他走乡访村,推广农村信息化;

  同事付开贵气胸病情危及生命,他联系省城医院马上让同事接受手术,挽救了一个家庭。

  无论哪位员工的孩子上幼儿园,他都尽力帮忙;

  安排就业,独独没有考虑过自己的孩子,唯一的女儿至今仍是其他单位的临时工;

  每年春节,亲自下厨给公司人员做顿美味的年夜饭;

  ……

  谈起过去和李学强工作的日子,无论是司机何勇,还是共事过的周继元,几个男子汉都抹起了眼泪,在他们心中,老李这辈子唯独把最应该给予无限关怀与爱的家庭排在最后。

  一片丹心,两袖清风。3年来,李学强几乎没有给家里交过钱,却为翁板村垫付差旅费、救济有困难的村民。直到现在,家中唯一的房子还欠十多万元的贷款,全家老小八人依靠老伴每月1000多元的退休金和女儿微薄的临时工工资生活。

  无论民族、职业、文化如何千差万别,人性对美好的追寻标准总是惊人一致。老李属马,从未停歇在人生道路上行走了60年。善良、热忱、关爱、勇于担当、敢于创造——李学强用一名党员干部的人生观征服人心。30多年在电信公司干成一桩桩、一件件让员工可心的实事;3年里在翁板村带领群众走上科学发展道路,点燃翁板村人迈向富裕的梦想。在李学强逝世当天,普洱电信员工、翁板村民们用自发为他守灵的质朴方式,印证了一个同样质朴的道理:群众在干部心中有多重,干部在群众心中就有多重。

  兴业风雨,一路走来。普洱电信一棵葱茏的榕树留住一个人20年的青春,翁板村村民用感恩留住一个人,以及一个人长存的精神。他没有慷慨激昂的豪言壮语,只有一马当先的身体力行,在寂寞的山村拉起百姓的双手,在崎岖的山路开辟希望的天地。坚守、信念和操劳,沉淀为精神的沃土,让梦想发芽。

本文来源:云南日报 作者:李杭韩